<var id="35dnt"><noframes id="35dnt">
<cite id="35dnt"><span id="35dnt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35dnt"></ins>
<var id="35dnt"><span id="35dnt"></span></var>
<ins id="35dnt"><noframes id="35dnt"><cite id="35dnt"></cite>
<ins id="35dnt"><span id="35dnt"><cite id="35dnt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35dnt"><th id="35dnt"></th></ins><ins id="35dnt"><span id="35dnt"></span></ins>
<ins id="35dnt"></ins>
15960250550
客服熱線: 13860101020
18359263195
投稿郵箱:xiaojizhe_2014@126.com???QQ:2919174581
欄目列表

主頁 > 文明小白鷺 > 文章內容

謝謝

添加日期:2017-01-06 10:22點擊率:次文章來源:同安區廈門實驗中學作者:九年三班 許佳麒

下班高峰期,公交車就像是密閉的易拉罐,乘客成了飲料水,不?;问?,晃蕩,生出一串串躁動的氣泡——“怎么那么擠??!”“過去點,過去點”“還有幾站???”突然間,易拉罐被打開,飲料灑了一些,卻又擠進更多,緊接著又開始了更激烈地晃蕩,晃蕩,躁動的氣泡肆虐開來 ,鋪天蓋地占據了整個車廂,焦灼得很立體。
     一位婦女抱著約莫一周歲大的孩子,艱難的擠進車廂。在一圈圈地包裹中,手中的孩子受到了些許驚嚇,開始放聲大哭,“哇、哇……”一聲蓋一聲,擾人心神。婦女不知所措地哄著孩子。我向哭聲傳來的地方望去,剛好和婦女四處張望的窘迫的眼神對接上。
     我向她揮揮手,示意這里有座位,她慢慢地挪動身體,雙手護著孩子向我走來。她向我說了聲謝謝后便坐下了。和每天都會發生的無數個的讓座行為一樣,這一次讓座也并非那種需要鄭重其事記載下來,賦予其特殊意義的壯舉。我站在婦女旁邊,扶著把手,漫不經心掃著窗外的風景。
    “跟媽媽念‘謝謝’”,這位婦女對孩子說,“要跟姐姐說‘謝謝’。”我以為她只是在哄著孩子止住哭鬧,笑笑,又繼續對著窗外放空??僧?ldquo;謝謝”二字一遍又一遍地掠過耳邊,我開始意識到她真想讓孩子讀出這個音來。“跟媽媽念,謝——謝——。”婦女嘴巴夸張到變形,努力想讓孩子模仿她的口形。不過孩子依舊只能發出“啊”的音。
    “謝——謝——”婦女的聲音在車里來回循環,原本喧鬧的人群因為一路的顛簸都消停下去了,唯有婦女的聲音還在執著。我輕輕地向婦女問了一句:“孩子會說話了嗎?”婦女搖了搖頭,笑了笑。我不解的問:“應該先教孩子喊‘媽媽’吧?那會容易得多。”她告訴我說:“教孩子對他人說“謝謝“和讓他說“媽媽”一樣重要。”
     漸漸地,她也筋疲力盡,靠著椅子瞇起了眼。疲憊的人兒在長長的旅途中得到了短暫的休息。
     “謝——”如春筍破土般的聲音在一瞬間照亮了公交車前方的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輔導老師:黃丹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 (榮獲2016年度“公共生活好習慣”征文三等獎)






(責任編輯:一林修竹)
發表評論

請自覺遵守婦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

評價:

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
最新評論
?
WWW.1286Q.COM